易博国际-

从非典到新皇冠,中国应该如何完善公共卫生治理体系?中新社北京5月27日电:从“非典”到新关,中国如何完善公共卫生治理体系“非典”是中国2003年的集体记忆。疫情爆发后,中国政府加强了公共卫生管理体系建设。目前,我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得到有效控制,进入常态化防控阶段。从“非典”到“新皇冠”,“后流行时代”的人们不得不反思未来如何完善我国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客观地说,抗击非典是我国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发展的重要节点。

多位代表表示,非典后,中国在各级建立了卫生应急指挥机构,建立了较为完善的传染病直接报告和预警体系。然而,我国公共卫生治理体系仍存在不足和漏洞。首先,长期以来,“部分治疗”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松龄以这些数据为证据。2019年,95.3%的医疗卫生经费用于临床,而公共卫生经费仅占4.7%。公共卫生人才流失严重,难以满足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需要。其次,分级诊疗战略没有得到有效实施,基层全科医生面对突发传染病“应接不暇”,使三级甲等医院在疫情救治过程中的压力严重超载。

经历过武汉战争疫情的全国政协委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院长胡瑜坦言,武汉战争疫情的救治存在交叉感染的风险大中型医院的流行病。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蒋力宏表示,要重视疾病控制体系建设,预防与医疗相结合将是今后医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切入点。全国人大代表、民盟四川省委副主席刘旭光建议,完善疾病控制体系的地位和责任,将监测哨点由医疗机构向全社会转移。王松龄坦言,今后要区分公共卫生的正常管理和危机管理。

正常管理由卫生委员会负责,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危机管理由国家直接负责。理顺国家卫生委员会与疾控中心的关系,赋予疾控中心相关行政权力和政府职能。事实上,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薄弱已经引起了政府的重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改革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完善传染病直报预警体系,坚持疫情信息及时透明发布等任务。针对分级诊疗问题,胡宇建议,要提高基层单位“垫底”能力,加快推进家庭医生承包服务,希望各级医院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和监测管理体系,加强全科医生培训,实行稳定有序的分级诊疗。

”。王松龄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提出建立以“5+3”全科医生综合培养为主体的临床医学人才培养体系。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晨也在全国两会第一次会议上就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提出了三点建议。在医学教育方面,要建立吸引优秀人才的机制;在医学研究方面,要建设与全国医学研究总体格局相协调的全国性医学研究机构;在防疫方面,要建立与全国医学研究总体格局相协调的全国性医学研究机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