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复赛如火如荼,可这一次破圈的又是场外事件。

7月19日凌晨,CBA官网发布了一份只有一句话的公告:2020年7月18日晚,CBA公司收到王大为“因个人原因辞去CBA公司CEO职位”的辞呈。

至于前因后果,以及董事会是否批准了这份辞呈,公告中皆未言明,正验证了那句话,字数越少,事情越大。

从2019年5月24日正式出任CBA公司首任CEO以来,王大为主导CBA加速进入2.0时代,在任的14个月时间里,为CBA的发展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但现在他突然事了拂衣去,也留下了许多疑问。

主推2.0计划 CBA确有改观

虽然满打满算,王大为掌舵CBA不过422天,但在这期间,王大为做了相当多的工作与贡献。

王大为上任之后,2019年的CBA选秀大会的仪式感是历年最佳,创造性地邀请了草根球员参加,取得不错反响。

本赛季开始之前,王大为主推的CBA2.0计划全面启动,从赛事、品牌营销、粉丝建设、公益活动,赞助体系等多方面提出了创新措施。将下赛季外援政策变为4节4人次,设立工资帽。推行裁判员“獬豸计划”,从原有的兼职裁判中选出5名,付以高薪,使之成为CBA公司的全职裁判。

后来还包装了诸如“冬至大战”这些重点赛事,给十家俱乐部改了全新的LOGO和主视觉(后因与当时的设计公司未谈妥,另十家俱乐部更新暂缓),发力短视频领域等等。

今年,全球体育产业因疫情皆受到重创,但CBA联盟展现出了不错的应对能力,王大为带头降薪抗疫,同时鼓励CBA各俱乐部降薪。有报道称,王大为个人降薪金额超百万。

而为了早日实现CBA复赛,王大为率领团队制定了周密的重启方案,其中重要举措是邀请钟南山团队为CBA复赛防疫方案出谋划策,最终CBA先于中超两个月开赛,成为中国体育复产复工的排头兵与表率。

而在辞职之前,王大为正积极推动季后赛观众入场事宜……

平心而论,王大为主政这400余天里,CBA确实出现了上升势头,比赛更精彩,收视率上升,赞助商增加,这一点必须承认。

闯入的圈外人,并不是那么受欢迎

入主CBA公司之前,王大为两份最主要履历,一是在2008年奥运会组委会任职近5年,二是在NBA中国任职10年,这两个地方我们都知道,很正规,很职业,大家都是按章办事,有问题也是邮件沟通,过后万一有差咱们邮件说话。

CBA不一样,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CBA其实还是很江湖的一个地方,毕竟CBA公司的成立,也才距今三年多。

在过去中国篮协主政时,大家谈事都是通过开会,会前握握手,会上举举手,好多事就算过了,就算有不满,也罕有当面互喷,闹得脸红脖粗的场面。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有微信群了。CBA公司也有一个俱乐部的总经理群,有些话不好对王大为当面说,在群里说一说还是很常见的,这一点步入职场的人可能更有体会。

举几个最近的例子。疫情期间,各俱乐部除了窝在基地训练,也没什么事,CBA公司就觉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各支球队不如花花心思做一做各种社交媒体,原话大意是这样的,“大家花几十万包个团队,花心思去做一做,流量、关注度很快就上来了,这些都是可以变现的。”

底下某队总经理回了一句,“我们球队负责新媒体的人,发微信、发微博还发拍抖音、快手,月薪3500,要不这几十万CBA公司给各家俱乐部统一出了?”

今年4月,CBA公司和某平台签订了5年总价超过40亿的赞助及转播合同,新闻被发到了群里,原本想让大家集体庆贺一下,有俱乐部老总就发言了,“咱们自己人能不能聊的诚实一点,这40亿到底有多少现金、多少是以其他形式支付?现在40的亿风放出去了,风头出了,赛季结束大家分红的时候,能分到这么多吗?”

因此,各家俱乐部对王大为的工作一直以来并不是毫无意见。至于这一次王大为的辞职,背后也包括了CBA球队的逼宫,有球队老总直言,如果王大为依然不站出来解决此事,将发起罢免倡议。事已至此,王大为只得主动辞职。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俱乐部侧对王大为一直颇有微词,但在媒体界王大为的人缘与印象却一直不错。他擅于处理媒体关系,乐于配合媒体工作,本赛季,还曾力邀核心媒体进行内部会谈,希望能够听取来自一线媒体人的建议与意见,为CBA的发展出谋划策。甚至他还会加入CBA媒体大群,了解大家的想法……

但与此同时,王大为这样事必躬亲的工作态度在CBA公司内部并没有得到全部认同,有人坦言,“司令指挥小兵”未必是工作的最优解。

留下诸多问题,谁来解决?

在辞职之前,王大为最近的工作重点除了复赛,还有两个。一是由于疫情,比赛变空场,场次也减少了,赞助商、转播商的钱肯定不可能足额给到,但减多少、怎么减,或者说不减少但在之后的赛季中给出弥补,这都要一家家去谈;二是考虑到下赛季CBA将有56轮比赛,新赛季十月底就将开赛,留给CBA为下赛季招商的时间不多了,赛事版权方面目前仅敲定一家,其余还没有确定。如今王大为离职,他留下的工作由谁接过?

据知名篮球评论员苏群消息,“CBA现在暂时由竞赛总裁张雄主持工作,以保证接下来的赛事、商务、媒体、保障继续运转。”

但这显然是权宜之计,张雄之前在CBA一直负责的就是竞赛部分,商务开发的事从未涉足,现在去管,有点强人所难。

也有消息称,蒋健可能会重新出山。

2017年CBA公司成立的时候,曾经委任了两位总经理,一是竞赛总经理张雄,二是商务总经理蒋健。蒋健原本供职于盈方中国,盈方此前是CBA的商务运营公司,当时让蒋健出任商务总经理,也是希望能让CBA的商业开发能有一个平稳过度。

蒋健履新之后,确实也帮CBA签了很多赞助商,在商务开发方面,CBA公司做得比盈方时代更好。但分歧也在那时候出现,在蒋健看来,包括很多CBA俱乐部的观点也是,CBA公司目前还是应该多挣钱、少花钱,把商务收入多给俱乐部分红不香吗?俱乐部也能慢慢进入良性循环,俱乐部健康了,CBA公司才能发展的更好。

但CBA公司也有不少人认为,CBA公司应该一边挣,一边花,你不去打造CBA这个品牌,那些大赞助商也不会愿意来投钱,CBA2.0也有点这个意思,把选秀大会、全明赛做得高大上,重新设计LOGO,各种品牌营销,线上推广,高薪全职裁判,哪一样不需要花钱?花了钱,名头响了,才会有更多人进来一起玩。

所以从2019年初开始,蒋健就慢慢淡出了CBA公司。从表面来看,熟悉商务开发、熟知CBA公司业务的蒋健,是救火的选项之一,但考虑到之前的分歧,或许这也并不是最终答案。

无论如何,在王大为时代结束之后,面临今年这样的变局,下一任CBA公司的CEO人选,将变得更为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